張爵西·緣來緣盡

  • 爵西的驕傲與自信,堅韌與倔強,全放在臉上。
  • 已有兩個孩子的張爵西,身材依然Keep的很好。
  • 離婚後,爵西從事珠寶設計,走遍了大半個地球。
  • 在韓國的時候,爵西患上眼疾,還差點瞎掉。
  • (圖:LifeTV.com.my·Terry Yan)
  • 《詭霧山城》一星期總有4個晚上在ntv7和觀眾見面。《詭霧山城》劇照
  • 爵西說她比‘何燦青’來得溫柔。《詭霧山城》劇照
  • 在《詭霧山城》裡,她和吳維彬是情侶,可是現實可沒發展成姐弟戀。《詭霧山城》劇照
  • 模特兒出身的爵西功架十足。(檔案圖)
  • 爵西做珠寶設計期間親自演繹作品。(檔案圖)
  • 認得這是爵西嗎?(檔案圖)

張爵西——
90年代出道。
95年暫別。
2002年復出。

45歲的她,是《詭霧山城》女主角,一星期總有4個晚上在ntv7和觀眾見面。

12月29日,劇集大結局,她和吳維彬的戀情在戲中會修成正果?可惜,姐弟戀在戲外沒戲唱。

2010年底,再見這位公認可以美麗到50歲的女人時,孩子,她有兩個,7歲和10歲的男孩。不知道是不是長得跟媽媽一樣好看?

一串數字組成一個女人半生。當中的‘幸運數字’是唱了哪個年代創作才子張映坤寫的《一個女人是不是可以美麗到'50'歲》,一曲成名,一直美麗到現在,這不是幸運是什麼?簡直是幸福了。比較不幸運的,可以當粉筆字輕輕抹掉,像離婚、生病。

前半生,她選了演藝行業。那是90年代初的事,大馬歌壇欠缺像她這樣以美麗做號召的女歌手。 “我出道蠻遲,26歲才出第一張專輯。在歌壇走了4年,你會發現局限了,不唱Dinner Show、跑團啦,可能連收入都有問題。所以我選在最適當的時候,發了第4張專輯就退出。不用走到山頂,走到半山也可以看到風景啊,可以走下來了。我是引退,沒有說退休。”

放棄處於瓶頸階段的事業並不可惜,因為結婚生子,幸福唾手可得。可是時間改變了許多東西,包括讓婚姻變了味,變質的幸福隨手可棄。

“我從來不為自己做過的事情后悔。”爵西的驕傲與自信,堅韌與倔強,全放在臉上。她說的是為了婚姻放下歌唱事業,最終落得離婚收場。這位當事人堅決否定了外界故有的標準,離婚的女人不是輸家,也不必要沾悲劇色彩,做受害者。

“離婚不是因為婚姻失敗,可能是性格吧,我蠻相信緣份的。”緣盡於止,不是某一方哪方面做錯,她說。 “離婚就好像撞車,開車的人未必是壞人,好人也會撞車啊。”她的眼神堅定得你不好意思提出懷疑。

會再婚嗎? “絕對有可能,但不是我需要的東西。”

對感情有期待嗎? “常常都會有,根本不用期待!哈~~但我是嚮往的。”哇,搶手行情不輸當年,是這樣吧,難怪她信心和風姿十足。
“我是很Enjoy愛情的人,對我來說,沒有愛情很難維持一段感情,不明白亞洲人為什麼要說婚姻等於感情,愛情久了就沒了!”

爵西的感情生活非常的……? “豐富,哈~~最重要的是我很愛自己。兩個孩子很愛我,他們是我的小情人。”

都市吉普賽

一個回复單身的女人是不是也可以很精彩,做為大馬演藝圈資深美女,爵西身體立行她的美麗宣言。

離婚後,她從商,做珠寶設計,走遍大半個地球。照爵西說的她到處跑,並且樂在其中。聽起來像都市裡的吉普賽女郎。不在馬來西亞的4年,孩子交給了他們的爸爸,‘吉普賽女郎’說:“我回來了,可能是孩子吧。”

她說曾以為自己會在泰國留一輩子。也在加拿大呆了一段時日,甚至到了杜拜工作,但是,中東男人不把女人當一回事,讓她受不了,不然那是一塊可以發財的'富'地。

在韓國病到了,還差點瞎掉,她說強女人也有脆弱的時候。後來的療程、手術幾乎把她的美麗徹底'搗毀',幸而眼疾沒有留下問題,倒是她蠻在意醫護人員看過她在做手術時五官'開剖'的樣子。

“他們知道我是爵西。”美麗的女人不管幾歲,最在意的是美麗當眾大打折。她說時很不好意思,好像被人看到的是自拍裸照!

5尺7加高跟鞋,高桃身架,苗條身影,連少艾都要退開1尺。 “前幾年我覺得自己走的路蠻坎坷,婚姻啦、事業啦。現在回頭看,原來生活經歷可以幫到演戲。”她說她為《義海豪情》的鄧萃雯拍爛手掌。風裡雨裡來的人,戲味都是浸泡出來的了。

歌手、家庭主婦、回复單身、單親媽媽、演員,這幾個角色演來是什麼滋味?“什麼滋味都有,酸甜苦辣都有。我像在嘗不同的果汁,在找那一種果汁是最甜的,是有選擇的。”

對很多人來說,張爵西是有資歷的新人,她出道時有些人才出世,重新回到觀眾面前多少要一些智慧。“我又重新回來做花蝴蝶。”她說,順應命運的安排,來的都不抗拒。新加坡劇《想握你的手》裡的醜安娣角色、《男人當家》裡53歲的媽媽角色,有她在 Pasar Malam買的草根安娣裝加強戲味。

“你看我當歌手的時候從來不演戲,我不能夠放下身份。演戲要每一天一切歸零,天天做新人。”

《詭霧山城》裡的'何燦青'有爵西的影子,不是角色的強悍個性,而是裝扮,衣服全是她的私伙。戲裡的姐弟戀現實中相距17年,戲外可以來一段這樣的年齡'遠距離'之戀嗎?她沒有說不,“只要他是有思想的人,我不抗拒。”

記得,她叫張爵西

“以後我叫張爵西。”

出道的前期與後期加起來十多年才玩‘正名’?她說:“人要落葉歸根。”終於看到強女人心底最柔軟的一環,無論走過多少路、多少風雨,她還是爸爸的女兒,夫姓未能再冠,父姓歡迎終身使用。

LifeTV.com.my·文:執行主編劉芬·2010.12.28